【MK】乍见之欢

傻白甜无脑谈恋爱文

没有逻辑没有文笔OOC严重私设很多慎入

大明星Ming×小粉丝Kit

01

02.

 

Beam怎么也想不到,Kit竟然会遵守立的字据乖乖泡在图书馆里啃书温习。

 

对于Beam的质疑Kit嗤笑一过:“你当我傻的啊?其实我本来就准备追完那个活动收心复习了,Ming这两三个星期在清迈拍戏,我当然去不了啊。”

 

“你竟然还为了那小子和我们玩心计??”Beam被奶茶中的珍珠呛了一下,瞪圆了眼睛大声嚷嚷了起来:“就你这样还整天标榜自己宇宙第一直,我可等着你弯成蚊香请我们吃饭啊!”

 

“追星你知道吗?和谈恋爱是不一样的,我当然是直男,别忘了昨天跟你一起看大胸妹子的是谁好吗?”眼看Kit炸毛似的仿佛马上就能飞起小腿来一脚,Beam只好闭嘴,不过他也没消停,拿起手机在和Pha的聊天中加了一句“我再加十泰铢。”

 

——如果说Kit知道他两位塑料姐妹花天天在围着“Kit会不会被掰弯”的赌约绕,Beam站弯的一方自信得时时刻刻都能追加赌注,Pha秉着自家儿子不会轻易被小白脸迷惑而坚决说服自己站了不弯的一方,说不定会气得吹眉瞪眼坐上飞机去清迈散个心。不过闲下来一门心思放在P图和写文案上的他没精力关注这两人之间的悄悄话,学习学了一天刚洗完澡的Kit盯着电脑调色调得眼睛快瞎。

 

对于推特上风波Kit也没怎么在意,早上醒来第一时间摸手机的Kit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消息量,吓得他以为自己被扒了姓名学校兴趣爱好生活号,反应过来只是性别被发现,嘁了一声洗漱去了。

 

男饭很奇怪吗?一个人开一个站子很奇怪吗?

 

“所以Kit,你为什么要自己那么累去开一个站子?”之前Beam来到Kit宿舍想拉他出去玩却看着揪头发烦躁想文案的Kit也曾疑惑问到,Kit的答案始终不变“我脾气不怎么好,又染上了个吹毛求疵的坏毛病,注定对图片的拍摄和后期的修饰要求很高但没有精力去应对和我意见不同想法不一的其他人,还不如单干。”

 

哪里有什么值得耐人寻味了,不过是出于对自己性格认知清楚的选择罢了。Kit手指不停地滑过Tiwtter上热议他的帖子,嘴里碎碎念着“无聊”,连Ming小小年纪入围最佳男演员的消息都能hold住的一群粉丝,怎么现在想法往Beam和Pha那边倒,都在讨论他的性取向?

 

这个圈可能要完,Kit发了三张修好的高清图,在文案上日常商业吹捧了一下Ming——这是Kit吸取的经验教训,常常为了文案焦头烂额的他熬白了几根头发后索性不说些什么,沿袭高冷的风格,只说好看,刚好一群带着粉丝滤镜的迷妹也买单。

 

Ming发现自己不自觉关注“StarMing”更新时已经是在清迈的第二天了,虽说他这个人是有那么点自恋,喜欢转推粉丝拍的能展现自己最佳颜值的高清图片,但这么偏爱于一个站子还是头一回。想他出道十几年,自己什么角度的照片没见过,然而这个站子的拍图修图风格不偏不倚总能砸中他埋进内心深处的一份异样情愫,说不清道不明。特别是当用小号刷推看到那个成为自己后宫话题中心的男饭就是站子的经营主人时候,本来对见面的男饭没什么印象遗留的Ming福至心灵般回忆起活动的短短几分钟,突然期待起站子会更新怎样的活动照片。

 

于是经纪人抓到的就是一个坐在椅子上不去化妆只专注刷推又摇头叹气的Ming。

 

“我的小祖宗,你赶紧去化妆了好吗?不然别人会说你摆架子!”

 

“Fon姐,等我们回曼谷,请一些在粉丝圈中比较受欢迎的站子主要负责人吃一顿饭吧。”

 

“怎么突然想到这茬了?”

 

“就,你看啊,我出关后活动肯定是比较多的,到时很辛苦他们天天追前线呐,借个机会感谢一下。”

 

对着Ming眨巴的眼睛,经纪人向来没有什么拒绝的能力,况且这个提议也不出格,于是她点点头答应了:“也行,那我去准备准备。”

 

“谢谢Fon姐,对了,回曼谷的行程不公开哦,Yo和他暗恋的学长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说等我回去请我吃夜宵。”

 

“OK。”

 

达成心愿的Ming笑出一口大白牙,放下手机就往化妆间跑去,边走边跟工作人员甜甜地打招呼,引得众人都放下手头忙碌的工作微笑了起来。自打Ming签约第一天起就陪伴在身侧的经纪人看到这一幕心下难免生出欣慰的满足,从小时候的滑头耍宝长成现在的绅士风度,Ming靠着人格魅力在圈子里赢得不少人缘,未来的路不出意料也是星途坦荡。

 

只是最近仿佛出现了不受控制的因素,经纪人低头刷着Ming进化妆间那一刻转发的星辰站的推文图片,眼光停留在两条推文发出的几乎为一致的时间点,心底闪过一丝不安。她皱着眉头扶了扶眼镜,没来得及深思又被公司发来的行程确定缠住了思想。

 

而相比于清迈的焦头烂额,奋战了三个星期刚刚考完期末的Kit感觉曼谷的空气比以前清新了不少,他收拾着宿舍,按照大二的课表考量了不用学的课本把它们通通收起,又根据Ming经纪人的推特在日历上标注了一个月内Ming的行程,暗暗打算要追哪些活动。

 

不出意外的话,他的成绩能够拿个班级奖学金,在暑假可以预支出来追几个曼谷市区的活动,家住吞武里的Kit美滋滋地打如意算盘,哼着小曲很快就把堆满房间的书籍整理好了。正当他准备转战衣柜时,一通来自Pha的电话打乱了他回家的计划。

 

“Kit,先别急着回家,大白鲨说我们三个留下来做实验,大概一个星期左右。”

 

一个学期没回家已经在考试完跟妈妈说好要吃阿嬷做的中国菜的Kit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手指滑动通讯录给妈妈回拨了一个电话。

 

“没事,阿嬷说等你回来再做给你吃,留在学校做实验细心一点,既然老师欣赏你就好好做知道吗?那既然你还在市区,后天晚上就去机场和你大哥见个面吧。”

 

记起来大哥后天回国消息的Kit从床上坐了起来,即将与大哥重逢的喜悦冲刷掉了没能早点回家的颓然,他应下妈妈的话,而后拨通越洋电话,问了大哥回国的准确航班。

 

他对于大哥Keang的感情是依赖又尊敬的,由于年龄差的缘故,在他成长过程中,大哥的教育比父亲来得多。虽然说Kit懂事后曾经因为Keang黑帮老大的身份给他带来的在同学之间的流言躲了大哥一段时间,但最后还是关系最紧密的朋友Pha和Beam的劝说使他正视并理解了一切。从那以后,Keang放宽了对Kit的要求和管理,也慢慢把自己的产业洗白,两人的关系虽然不似以前亲密无间,但也关系很好紧密非常。这次距离Keang去国外差不多一年了,Kit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大哥以及,大哥从国外带回来的乐高玩具了。

 

不过,假如他可以预知这次去机场撞见的场景,那他肯定宁愿迟到半小时让大哥等等他也不会选择头发乱糟糟衣服不怎么合身地出门而去。

 

大哥提供的信息在晚上六点半,Kit五点半结束实验后便急匆匆打的往机场赶,虽然学校离机场不远,但下班高峰期堵起来也是要命,平时十五分钟的车程活生生被拉成了四十五分钟,最后终于到达机场被告知航班晚点的Kit舒了口气,即使特殊的工作环境把他大哥的急性子和暴脾气磨掉了些许,但从小被教育长大的Kit还是万万不敢迟到惹恼大哥,小时候亲眼看见他面不改色掏枪对准帮里奸细的阴影还在。

 

紧张的心情一缓解,接踵而至的是下午没离开过实验室又喝了两壶水到此时被冷空气一吹身体放松下来的尿意,Kit挠挠耳朵,顺着指示牌找到了厕所。

 

谁知解决好生理问题洗完手一回头就看见了本应该在清迈的Ming。

 

大明星拿着刚摘下来的口罩进了厕所的大门,没有化妆的面孔少了镜头前的撩人魅惑,干净得比他的实际年龄都小了好几岁,活脱脱一个刚刚放学的高中生,疲惫的黑眼圈和眼底的红血丝把作业缠身的状态刻画得更加精准。

 

Kit愣了几秒,在Ming与他对上眼神时条件反射般地转身低下头慌乱戴了个口罩,忘记场合的他似乎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然而Ming并没有如他所愿地走进厕所,只是站在门口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低头看着Kit一系列的动作。

 

“StarMing站子是吗?”

 

直球打得Kit猝不及防,他错愕地瞪大眼睛,完全想不出来仅仅一次简单的活动聊天,Ming就能记住他这个人,同时顺着推特上的言论记住了他的站子。

 

此时的Kit脑袋杂乱,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平时怼两位老铁的尖牙利嘴在Ming面前没有发挥的机会,反倒心里一直盘旋着一个不应该存在也莫名其妙冒出的念头——为什么自己的身高和Ming差距那么大?

 

不等Kit反应过来,Ming弯下腰和Kit直直对视,满意地看着Kit的眼眸里只盛下他一人,轻笑着留下一句话。

 

“看来你的个人风格很明显嘛。”

 

有了第一次和偶像面对面交流经验的Kit在第二次时比上一次镇定了一些,缓过神的时间也快了一点,他拍了拍胸口喘了口气,转过头向洗手台准备洗掉脸红去接大哥时却发现——

 

自己刚刚从口袋里掏出来戴上的的是实验室带出来的医用口罩而不是黑色口罩,怪不得Ming最后那句话那么奇怪。

 

Kit默默捂脸,在心里把自己吐槽了个彻底。



TBC

嘻嘻嘻开撩了

Ming的明星人设太难写了,我脑海里只有他才艺只有尬拳!!!借用一下P’Kim的人设勿怪勿怪。

最近沉迷于邬松的恋爱时代无法自拔,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坑....

03  04  05  06  07  08  09

评论(20)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