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乍见之欢

傻白甜无脑谈恋爱文

没有逻辑没有文笔OOC严重私设很多慎入

大明星Ming×小粉丝Kit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虽然Kit自导自演了一场感天动地的独角戏,但不等他慢慢欣赏给自己抹抹泪花,下课就被门外一个穿的奇奇怪怪行为不太正常的人拦了下来。

 

Kit看着周围人都纷纷躲开了这个穿着沾满脏兮兮的泥巴印的衣服和带着一顶遮了半边脸的破旧大草帽但还是露出了厚重黑胡须的捡破烂大叔,心里生出不知所措的疑惑:“我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人?”脑海中把层层关系过滤了,剩下一个大哥方面的没有排除——该不会是大哥出了什么事叫了一个卧底来接头吧?

 

但当那个人开口的时候Kit内心演绎的各种黑道家庭的不安就碎得一干二净了,他翻了个白眼后退了一步,并不想承认眼前这个保安见了都想赶出校门的人竟然是他曾经奉上神坛的爱豆。

 

“嘿,P,为了不耽误你学习时间,我跑过来找你了。”

 

这下是躲也躲不了了,Kit揉揉太阳穴,告别两位看戏的好友,把Ming拉到了走廊边缘,等大家都去吃饭了才示意他脱下这身装备。

 

“你去哪弄来这身东西的?”

 

“这可是专门定制的。”Ming没有在意Kit的嫌弃脸,得意洋洋地解释:“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比较特殊,中学时候又和Yo不同校,要去找他怕被发现,所以就一起想出了这个办法。”

 

Kit彻底服了这波骚操作,转念一想他和Yo中学也是一个学校,脑补一下Ming鬼鬼祟祟跑到他们中学的画面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果我中学时候就在我们学校见过你这个样子,那不管谁给我吃多少安利我都不会当你的粉丝的。”

 

“为什么啊,P,这么好笑吗?”

 

“就是,很好笑啊!”Kit指着那件据Ming说用了五千泰铢定制的衣服笑得身子都在抖,完全停不下来:“你不觉得砸五千泰铢去买这件外套真的特别糟蹋吗?”

 

Ming也不反驳,顺从地任Kit随意吐槽,等到Kit终于停了下来才收起那套装备轻声问:“P现在看起来没有受到早上起床气的困扰了,那我们去吃饭吧。”

 

本来还沉浸在笑料中无法自拔的Kit被这温柔的语气撩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他怔怔抬头,直视进Ming盛满正午光辉的眼眸,一个猜想渐渐成形,不经大脑问出口:“你本来借着拍戏的缘由拉住学校安保人员叫他带你从小路过来的,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

 

“因为P说了你心情不好,我想你看到这样的我会开心起来的,就来试试看了。现在看来,成功了。”

 

大胆的想法被真主认证,开脑洞的人倒是怂了下去,他大跨步走进阳光掩盖掉红得发烫的耳尖,选了小路向食堂走去,把原则抛到了身后:“走吧,吃饭去。”

 

关系发展到这种地步,Kit也有些疑惑了,Ming对他的上心程度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倘若换在另两个人之间,他都能认定这是只差一片窗户纸的暧昧阶段了,但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成了捉摸不透暗自猜疑的单恋时期。

 

毕竟对方是自己的爱豆,自己总要带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无法脱离局内人的身份站在客观的角度去审视这段关系。

 

Kit戳戳碗里的饭,和坐在自己对面吃食堂吃得一脸满足的Ming对了个眼神,对面爱豆嘴里鼓得满满的,见他碗里的饭像没动过似的,急急把口中的饭咽下去把关心的话说出口:“P赶紧吃吧你下午还有课别耽误了午觉时间。”

 

“你喝点水别噎着!”Kit被Ming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跳,他命令式地督促着Ming顺了气,心内五味杂陈,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摇摇头拿起勺子专心吃饭。

 

两人沉默下来没有再谈天说地,一顿饭的时间就这样消磨了过去。Ming收好盘子后接到导演打过来的电话,于是在Kit要回宿舍时道歉地告别:“对不起啊,P,我要去片场了,不能送你了。”

 

“我自己有腿。”

 

“那...”Ming背对着阳光笑得眉眼弯弯:“我以后还来找P吃饭哦!”

 

Kit抑制住自己被美色诱惑着差点点头的冲动,正正脸色清了清喉咙:“以后别来了。”

 

“为什么啊P?你说耽误你复习所以我已经跑过来医学院了!”

 

“这样也很耽误我复习啊!我本来在放学后就可以赶去吃饭,中午温点书再睡午觉的,现在因为你我要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能去吃饭。”强忍住对眼前一瞬间低落下来的Ming妥协的欲望,Kit压低声音说得飞快,一句话刚刚结束转头就跑回宿舍,生怕自己心软改了话。

 

他一口气不喘绕近路跑回宿舍匆匆爬楼重重合上门,瘫在地上动弹不得。手机突然来了推特那边的提示,Ming更新了推文,只有一个哭哭脸的表情,一分钟内评论都是安慰。

 

这种他拼命逃走的暧昧氛围,怎么到哪里都还是阴魂不散?

 

Kit无力地甩开手机,把头埋进肩膀里,在心里警告了自己一万遍,要给自己留退路。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Ming没有再过来医学院找过他,但是一直在Line上汇报拍摄进度,偶尔问问Kit的复习到哪里去,没有什么过界的聊天内容,也或许是被Kit隔十几二十分钟只回个淡淡的“哦”“知道了”打退了热情。

 

而号称要安心复习的Kit却一点也静不下心,他以为见不到Ming就能把那份不合时宜的喜欢压下去,却更加挠心抓肺了,连在写草稿时记笔记时,笔尖都会无意识地写出“Ming”这个他每每想起都会心跳不已的名字。

 

好不容易把书看完试也考完,也到了Ming戏份结束的时间了,Kit坐在椅子上,一摇一晃地看着Ming闲下来开的直播,注视着一个星期没见的面孔。

 

他似乎瘦了点,也憔悴了点,而且好像空闲时间不多,连冒出来的小小胡须都没刮。

 

Ming跟粉丝聊了一些有的没的,杀了青之后也无所畏惧,调皮地说着这几天其实没有休假,而是参与了一个戏的拍摄。得知消息的粉丝纷纷刷屏为没能去探班感到遗憾,Ming看了消息,笑了笑说:“不用啦,我这两个星期,过得很开心。”

 

开心个毛线,看起来通了几天宵,Kit撇撇嘴,不过有道同一个粉丝圈同一个心理,刚好有粉丝问出来他默默的吐槽:“那你怎么看起来很没精神?”

 

“可能是因为想念吧。”Ming给了镜头一个wink,直击到Kit的内心,把他烧得火热了起来。

 

底下的粉丝热烈地刷着“我们也很想Ming!”“Ming别太想我们哦,过几天就能见到了哦!”,Ming没有接话,还是一副笑着的模样:“我给你们唱歌吧。”

 

接着他对着手机屏幕,没有伴奏清唱出声。

 

《多远才算近在咫尺》。

 

Kit也跟着轻轻哼唱,唱着唱着到了高潮部分突然哽咽了一下,Ming把这首歌唱得比以往每一次都投入,像是全神贯注守护着什么东西似的,而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Kit隔着屏幕和Ming对望,也能看出他眼中的深情款款柔情似水,仿佛在诉说这个星期没有被理会的痛苦挣扎。

 

歌声渐渐变弱,Ming只唱了一小段,他清清喉咙,还没脱离唱歌时的状态,缓缓开口道:“你们知道吗?最近我喜欢——”

 

直播到这里突然断开,Kit心脏跳得飞快,一种强烈的预感侵袭而来,他总感觉,如果这个直播继续下去,Ming会说出一些意料之外却又是意料之中的撩人话。

 

手中的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Kit被震得清醒了过来,他翻开一看,是Ming的最新推特内容——网速不好,直播进行不了,对不起呐卡~

 

Line的信息提示又出来了,是刚刚发了推文的Ming。

 

“P,你考试考完了?”

 

“嗯,下午考完。”

 

“那我最后一场戏怎么没来看?”

 

“我考完就和我的朋友去吃饭了,没想到这一层。”

 

“你最近在躲我。”

 

这句陈述句连敬语都没用,赤裸裸地把Ming这段时间的委屈不满都剖开在了Kit面前,Kit顿了顿,思索良久打了一行字:“没有啊,只是考试比较忙。”

 

紧跟而来是豁然开朗的语气:“那现在下楼跟我道个别吧!我现在在你第一次带我去逛校园的小道上的石凳上等你。”

 

感觉被套路得死死的Kit找不到语言回复,只能跳入自己挖的坑。

 

真是自作自受。

 

Kit套上外套出了门,把手机扔进裤兜里急着下楼的他并没有注意到Ming在推特上回复并转推了一位粉丝的问题“Ming你刚才说的喜欢,是喜欢什么呢?”

 

“喜欢Kit Kat。”

 

内心徘徊了几百遍要怎么去面对Ming的Kit在见到Ming单薄瘦削的背影时防线崩塌了个彻底,他所排练的硬起心肠的画面根本施展不出来,那一句“以后我要淡圈了没办法再继续当你忠实的粉丝”吞吞吐吐就是表达不出来。

 

Kit踢踢石子很是郁闷,这个在Line上那么活跃的人到了现实倒是不怎么开口了,气氛安静尴尬得有些僵硬。他张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缓和这份难堪,一直当鸵鸟的Ming终于抬起头开口了。

 

“我不知道Kit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把这件事讲出来也无妨了,在这句话开始生效以前,Ming是在暗暗地追着Kit。但这句话说出口之后,Ming就要光明正大地追Kit了。”

 

林荫小路蹭不到几缕路灯的光亮,却正值月亮高挂天空四周云彩消散的好天气,Ming的眼眸里带进了月亮的柔和光芒,又闪烁着坚定的神采。

 

被告白的主人公离了神,他想的是另一个问题,Ming很少直呼他的名字,平时都用敬称,这是第三次把“Kit”这个词宣出口。



TBC


希望四川的朋友平平安安呐卡~


09

评论(39)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