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王子和画师(上)

极其杰克苏及OOC慎入慎入慎入!!!


01.

 

王国里流传着一个谣言,Kit小王子的头发会变色,平常是黑色,开心的时候是红色,高兴的时候是橙色,生气的时候是黄色……

 

“停停停,别念了。”坐在宫廷里的小王子气呼呼地噘着嘴,打断了侍卫打探来的消息:“这帮民众怎么想的?他们以为他们的王子是彩虹成精啊?”

 

“哎哟王子,要不说您体恤民意,连这都被你猜出来了。”侍卫脸不红心不跳地拍着马屁:“这个消息的结尾就是说王子是彩虹仙子下凡,如果跟彩虹站在一起,那头发就是七个颜色了。”

 

“一群愚民!乱传的什么胡话,未来的王位继承人会是一个七彩头发的杀马特吗?笑话!”

 

王子的好友Beam伴读在这时路过寝殿,见小王子都快暴走了,连忙赶走了不识眼色的侍卫,给小王子顺气:“别气了,Kit,你的头发完全变成棕色了。”

 

没错,Kit小王子的头发确确实实会变色,但是没有那么神。

 

只不过会在害羞的时候变成浅棕色,生气的时候变成稍深一点的棕色而已。在这两种情绪没有波动时,头发回归正常的深黑色。

 

小王子年纪渐长,慢慢懂事,也意识到自己头发这个作用后,一度哭闹要把头发全染成深棕色,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无论国王找了多少名贵的染剂,头发还是会执拗地在Kit情绪恢复后变成黑色。Kit最终看着镜子扔掉了所有染发剂,生无可恋地接受了命运。

 

当他又长大了一点,学会了耍耍小心机。第一次逃了课出宫廷玩却跟王后撒谎说是认真读了书,短短的头发突然间疯狂地卷了起来,天然直的小王子措手不及成了一个自然卷。从此之后,Kit再解锁了头发的一个功能——说谎话会卷起来。

 

有了染不了色的教训,小王子没有再求国王倾尽国库里的钱捣鼓头发,学得乖乖地只讲实话,也尽量心平气和不去触动那两种情绪。

 

王宫上下几乎都知道Kit王子的这个异能,惊讶之余也慢慢习惯,自打王子越长越大以来,几乎都是以温和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看起来像是个高贵优雅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子。

 

曾有一个自称从神秘东方而来到远土游历的道士经过王宫,状似认真地端详了在花园里赏花的Kit王子,惊为天人,连连喊“大泰有福”便再也不肯泄露天机。直到国王盛宴相邀吃了几盘大龙虾才缓缓道出来:“Kit王子连刚开的花骨朵都能看得心生怜爱,想必对子民肯定有一番博爱之心,当成一代明君啊!而头发变换的颜色及形状乃是上天的旨意,是上天把圣光降临了下来啊!”

 

Kit王子在心里暗念“不生气不骂人”,微微一笑表示敬意,冷眼瞧着被忽悠的国王和大臣,斟了酒慢慢喝,压住嘴边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天知道他当时只是在观察藏在花里的那只Beam伴读说的小虫子要怎么烤着吃才好吃,听宫内读书最好的Pha御医说神秘的东方国家经常把这种东西端上餐桌,似乎味道很诱人,“花”这种生物还是到宴席上经所谓法力高强实则骗吃骗喝的道士口中才知道的。

 

从此以后,Kit王子虽然在王子中年纪最小,却被这一番胡吹乱造的话捧成了储君,在宫廷中的地位更高了,连出门都必须带一瓶采集了七七四十九天清晨第一颗露水的脾气缓解剂——为了不让普通百姓看到Kit王子因为情绪波动导致头发变换的圣光。

 

宫廷人多嘴杂,圣光降临小王子身上的消息不经意间流传了出去,也就有了愈演愈烈变得极其离谱的谣言。

 

02.

 

Ming画师是王国里最好的画师,对于颜色的敏感度经测试是王国最高的,看到一种颜色可以立刻说出对应的RGB,还靠着这个拿过x尼斯记录,成为了整个泰王国的殊荣,享有和王室成员进餐的机会。

 

画师接到通知后哐啷哐啷收拾了包裹告别师傅进了宫廷赴宴,一进宫门就被缭乱的景色迷得不知道怎么走去宴厅,低德地图又总是引着他往假山里撞,不得已间Ming画师只能求助旁边的人了,他找了找四周,偌大的宫廷里人都没几个,估计是宴席时间快到,都去当了帮手。苦恼的画师凭着感觉走了几步,不小心在花草丛中踢到了一个人,那人“哎哟”了一声回头狠狠瞪了画师一眼。

 

从小被捧着长大的Kit王子哪里受过这种待遇!被踢了屁股的感觉并不好受,更何况这件衣服还是小王子平常不舍得穿压在箱底只是因为今天宴请客人才拿出来的镶有小小亮亮闪闪钻石的白色衣服,他赶紧站了起来,检查了衣服是否弄脏,幸好并没有什么大碍,Kit王子松了口气,这才把眼光转向踢他的人。

 

“你怎么回事啊,走路不看路的?”虽然努力在心中碎碎念“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抑制住被莫名其妙踢了一脚的坏情绪,但Kit王子觉得自己有必要拿出王子的威严来震慑一下这个不懂礼貌的无名小卒。

 

Ming画师怕冲撞了哪个名门贵族,赶紧低头行礼:“不好意思呐卡,我第一次进宫廷,不熟悉路。”

 

即使娇生惯养,但作为储君,Kit王子接受的都是通情达理的好教育,他见眼前人态度诚恳也长得不错,便宽了心原谅了他:“不必了不必了,以后小心点就好。”

 

画师点点头,心里卸了重担,轻松地跟被自己冲撞的人打了招呼:“萨瓦迪卡。”

 

第一次见到自来熟的Kit王子懵了一懵,除了和他玩得很好的Beam伴读和Pha御医这两个同龄人外,其他年纪与他相仿的人,见了他的面不是行大礼就是客套话满满,于是这个非常不见外的人成功引起了Kit王子的注意,Kit王子眯起眼睛笑了笑,回了个简简单单的平辈礼。

 

Ming画师瞅着这是个问路的好时机,便赶紧寒暄了几句:“啊哈哈,今天天气可真好,这么晴朗的天气你在这草丛里,做些什么呢?”

 

这强行的搭讪里带有七分勉强两分尴尬一分真心,刚上完“如何提高看人技巧”课程的小王子脑海里都被灌输了满满的知识,灵活运用了一下完美解出这人的企图。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真诚度,但贵在少了平时其他人的谄媚,所以Kit王子还是屈尊回答了:“我在看虫。”

 

“看虫?”这下画师可就搞不懂了,这宫里人真奇怪,放着好好的花不赏,净看那些乡野地间的玩意,该不会是个二傻子吧。

 

“是啊,一见你就见识短浅没吃过虫子,烤起来可好吃了。”嘴里逞着强,然而目光高远的王子其实也没吃过烤虫子,宫廷里除了御膳房都禁明火,且他试了几次没越出墙过,对于烤虫子这种美味只停留在想象中。

 

完了,还真碰上个智障,Ming画师用怜悯的眼光看了看眼前长得清清秀秀的人,惋惜地提出了建议:“或许你知道Kit王子吧,听说他是彩虹仙子的转世,你见他一面应该能吸取一些灵气,补一补。”

 

这句话完全踩到了Kit王子的痛点,况且这人还平白无故拐弯抹角骂他脑子不好,早上起床只用了自来水洗脸也没喷脾气缓解剂的小王子炸了起来:“你说谁彩虹精呢?!”

 

“我没说彩虹精啊,我说的是彩虹仙子,诶你怎么那么激动呢?”画师不明所以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急得跳了脚,灵敏的视觉却突然把他的视线转移到了跳脚人的头发上:“我的天?你的头发变色了?从黑色变成了棕色?棕色越来越深了!”

 

Kit王子心道不妙,秘密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发现了,赶紧扭头转身就想跑。愣在原地半天的Ming画师这才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大声嚷了出来:“原来你就是Kit王子!你的头发真的会变色啊!你真的是彩虹仙子的化身吗!”

 

本来脚底打滑的Kit王子听到这句话把脚步停了下来,一字一句对着前面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喊了一声“你欠砍!”

 

Ming画师被这句话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他眼睁睁看着小王子越走越远,心底一片凄凉,轰动全泰的世界纪录现在能当免死金牌用吗?

 

03.

 

Kit王子到卧房里喷了无数次脾气缓解剂,顺便用经常温蒸馏再经高压分馏的水洗了个澡,才把头发的颜色恢复成了黑色,方赶过去赴了宴。

 

哪料到在宴席的贵宾位坐着的竟然就是顶撞他的刁民,Kit王子瞪圆了眼睛,惊慌失措间差点踏错台阶,把旁边的宫人吓得胆战心惊,连坐在主人位的国王都忍不住想站起来扶一把儿子。好在Kit王子瞬间自己调整了过来,用力扯出两颊的酒窝,生硬挤出一句:“欢迎Ming画师光临我大泰宫廷,由于事情繁多,本王子晚来一步,还请谅解。”

 

Ming画师哪敢说些什么,他看着王子的头发一点点转变为棕色,低下头顺着话题接了下去:“不敢不敢,能与传说中的Kit王子一起用餐,实乃小民的光荣。”

 

国王见状哈哈大笑,以为自己的儿子和王国最有天赋的画师气场相和,便下了指令:“既然Kit你与画师相谈甚欢,便不用顾忌王子身份了,坐在画师身边就可以了。”

 

Kit王子咬牙切齿,深深呼吸了一下,踩着步到画师身边入了座,拿起酒杯想狠狠喝一口,却被宫人及时拦下:“Kit王子,您的杯子在这,里面盛的是曼谷最洁净的雪水。”

 

Ming画师在旁边暗中观察差点笑出声,等宫人走远他轻轻凑到看似压下了脾气的Kit王子身边问道:“曼谷哪里有雪啊?”

 

小王子默默喝下了那一杯无色无味的水,涩着声音回答:“只要你能想得到,没有他们要不到。”

 

“哎,当个王子真不容易,特别还是储君。”

 

纵观Kit二十年来的日子里,从没有人问过他逍不逍遥,迎来的只有无数的压力和艳羡,如今终于有人道破他的心酸,他简直把这人当成了知心好友,便也抛开了前仇旧怨,把经历的奇怪事情全吐槽了个遍。

 

国王把酒言欢,也一直把眼光放向王子的桌位,见他笑得开心,连同平日少有出现的酒窝在一顿宴席里都跑出来了好几回,便在宴席末下了旨,命Ming画师逗留宫廷几日,完成各位王室宗亲的画像。

 

Ming画师接了旨,待到国王走远,把和他称兄道弟的Kit王子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又一遍,贱兮兮地继续踩小王子痛点:“我打算画一张你七彩头发的画像,拿出去卖钱。”

 

Kit王子一跺脚,头发上一片深棕,他也不知为何,明明在这些年里学了很多控制情绪的方法,偏偏遇上这个满嘴跑火车一脸不靠谱虽然还挺帅的人就崩了个彻底,什么都不管用。

 

“诶!又变成棕色了!这个rgb我熟悉得很,经常用得上的。”Ming画师早已把下午小王子的恐吓忘了个干净,即使只相处了短短一顿饭的时间,也可以看出在外面被吹捧得极高的小王子其实只是个心思单纯脾气比较暴还不能随意发的普通人而已,这就让Ming画师起了逗一逗的心理。

 

毕竟Kit王子的头发从黑变棕的过程中各种rgb数值在他脑海中排成了速度极快的等差数列,极其好玩。

 

只不过代价有点大,锦衣玉食的Kit王子生气后要用把他带出宫烤虫子吃的方法才能高兴起来,不然的话一天到晚就顶着个棕色头发,简直就像在跟满宫廷的人报案,新来的Ming画师惹了他发了大脾气。


TBC


本来想一发完结果越写越长...



评论(2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