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定

缘更

【PhaKit】橘子汽水

Pha×Kit

Pha×Kit

Pha×Kit

慎入慎入慎入

BGM:橘子汽水


00.

 

嘿,累了吧,给你一瓶橘子汽水。

 

01.

 

Kit从小就和Pha认识了,追溯到多小,也没有印象了,只记得从懂事起两人就一直是朋友了。

 

并且在这段关系里,Kit常常是被护着的那个。

 

不用说Pha在年龄上比Kit大了几个月,要担起哥哥的责任,单单就Pha的个子来讲,就应该是Kit的庇护树了。

 

即使对于这个身高差,Kit一直很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在年纪尚小时,两人明明几乎一般高,家境优渥的Kit穿上小小的王子跟鞋还曾经比Pha高了那么一点点,然而这种Kit喜闻乐见的场景持续不久时间,Pha自Kit收了新鞋礼物的几天后开始发育,之后Kit无论喝了多少多好多贵的据说能长高的加钙牛奶,也只能眼睁睁看着Pha越长越高,最后定型在17厘米的身高差。

 

其实Kit也耍过小小的心机,在初中时候,Pha靠着超越同龄男生的一米八个子夺得了众多女生的青睐,彼时Kit还是个小矮子,他对于Pha跟他说话要低下头甚至弯下腰的现实气得肝颤又却无可奈何,直到有一天他上课偷偷看杂志发现一条言论——汽水对发育期的孩子无益处,反而会影响长高。

 

Kit的所有精力都被“影响长高”吸引了过去,他偷偷瞄了最后排的Pha几眼,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深,偷偷做了攻略,虽然最后排的Pha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往他后脑勺精准扔了小纸团提醒他上课认真听也没有在意,有什么能比阻止Pha长高这件事更重要的吗?

 

攻略不难做,等Kit把送汽水的事情计划好后,却迎来一个新难题,送什么汽水好?普通的汽水两人经常课间喝,各付各的钱,现在突然送起来似乎很奇怪。Kit用笔戳了戳下巴,冥思苦想了一会,又忍不住再回头向认真听课的Pha投了个眼神,也正是在这时,味蕾给了Kit一份关于酸甜的记忆,是小时候在中国喝过的橘子汽水。

 

于是Kit回家就央求大哥买了一箱,家中最受宠老幺的要求大哥怎能不应,于是混黑道的大哥连夜联系了中国的兄弟,在Kit隔天起床时,就见到了客厅里整整五箱的汽水。

 

“这个给你!”

 

Pha不解地看着Kit背着棕色小书包蹦蹦跳跳过来把橙色饮料递了过来,罐子上写满的都是看不懂的文字,问道:“这是?”

 

不擅长说谎的Kit低着头编造了一个借口:“我大哥说自从我们上学以来,谢谢你经常帮我解围什么的,还辅导我学习,所以用这个当作感谢,以后我每天都会给你送一瓶。”

 

说完Kit自己都觉得脸上发热,赶紧向前快速走了几步,催促还愣在原地的Pha:“赶紧走啦,我们要迟到了!”

 

02.

 

如果Kit知道这个汽水对Pha反而起了增高的作用,那无论怎样,他也不会每天早上都提醒自己一遍比带课本还用心地给Pha乖乖送水了。可惜他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于是Pha从一开始接水的不知所措渐渐习惯成理所当然,甚至在周末时候还会故意找借口到Kit家里写作业,蹭蹭假期份的橘子汽水。

 

大概是学习了五天后休息的放松,Pha格外喜欢从Kit家冰箱拿出来的冰气十足的周末份。曼谷四季的午后总会迎来阳光的恩惠,Pha轻轻拿起放在书桌边的汽水瓶,本来还冻手的冰气化成了瓶外湿漉漉的防护层,把Pha握笔的手沾得水珠满满。Pha没有起身拿纸巾,反倒用湿湿冰冰的手掌揉了揉写作业写到睡着的Kit的耳朵尖,瞬间把Kit吓得醒了过来。

 

不管过了多久,这个游戏Pha都玩不腻,因为每一次Kit懵神缩在桌子边捂着耳朵无助望向他的样子总叫他心动不已。

 

虽然Kit在彻底醒过来后会板着脸试图生气踩Pha一脚然后把Pha赶出家门,但在作业的威胁下只能气呼呼地挠挠自己的头发拿起学神早就写好的作业参考,时不时转头躲开始作俑者悠哉悠哉喝汽水投来的视线。

 

以学年为周期的体检在Pha攒了四十个汽水瓶后悄然而至,由于发育期两人都在长高,保持同步长高率的Kit也没发现Pha其实一直在长身高,直到体检结束后发了总表Kit发现自己长了五厘米后高兴想拿Pha的表对比看看两人缩短了多少身高距离时,才发现原来橘子汽水竟然背叛了自己。

 

Kit回教室的一路上都在琢磨Pha的体检表,快看出一个洞了表上的数据还是没有改,他在心里默默diss了那本杂志,把气都撒在了不知道已经被扔到哪里去的书身上,还骂骂咧咧地踢飞每一颗小石子,踩碎每一片掉落的树叶。

 

教室就近在眼前了,Kit摊开手看着自己手中被揉烂的体检表,准备小小跟Pha闹一下脾气中午不和他去食堂吃饭了,至少要正面挫挫忙着长高的人的锐气,哪料他连教室门都没敢踏进。

 

Pha坐在座位上把手中的汽水递给了来找他的女生,女生笑意满满地接过,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女生害羞地低下了头。

 

站在门外的Kit围观了这一出情窦初开的戏码,慢慢把体检单的褶皱都抹平,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靠在墙边。他觉得心里有点堵,仿佛空气里的灰尘都被他吸进肺里似的难受。

 

不是汽水没用,是Pha根本没喝。

 

03.

 

那天后Kit总是有意无意躲开Pha,也很小心眼地减少了汽水的供应量。借花献佛这种事Pha做得出来,当事人的他却不想当个园丁身份。

 

Pha虽然发现了这个,但也没好意思把对橘子汽水的瘾给说出来,只得忍着干了好几天的喉咙,暗暗地表明一句:“Kit,我最近总是口渴诶。”

 

“最近是天气比较热啊,你桌面上不是有水吗?”Kit瞥了站在他桌边的Pha一眼,继续低下头写作业。

 

这话把Pha干着的喉咙堵得有点沙哑,他清清嗓子想说些什么,最终在触碰到Kit拒绝的后脑勺后选择了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跟后桌的男生借了张蓝色的小小便利贴,写了一句——

 

天气热记得多喝水。

 

坐后排的Pha对Kit的每一个动作都了如指掌,更别说一个上午断断续续的几声咳嗽。

 

Kit接了便利贴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行为,看着上面虽然歪歪扭扭却看得出是一笔一画用力写出来的字,觉得自己似乎做得有点过,于是把手伸进书包里想偷偷把藏好的汽水拿出来然后打算找个上厕所的借口把汽水拿到Pha的桌上时,回头一看又见到那天的女生。

 

这旧气还没消,新气又填满了整个胸腔,Kit把女生送给Pha一瓶水蜜桃口味饮料的全程纳入眼中,把手中的罐子捏得死紧。

 

还以为Pha是来找自己要橘子汽水的,没想到这不只他一人知道。

 

还真是可笑,Kit把罐子快准狠塞进书包里,用拿了一天笔湿湿黏黏的手猛擦了一把眼睛,用力过度把脏灰留在了眼睛里,眼眶越擦越红。

 

这对于向来有洁癖还经常性被Pha监督着下课洗手的Kit来说,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感觉。

 

“Kit!你怎么不回复我啊?”

 

无精打采站在走廊外面看风景的Kit突然被长得很可爱的妹子叫住,他懵圈了一会看向这个红着耳朵尖委屈着一张脸的女孩,把她和隔壁班花的名字配对上来,礼貌性地行了个礼,又疑惑地反问道:“什么回复?”

 

“我托Pha给你的信。”

 

刹那间Kit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没曾想在Pha的光环下他还能有个这么可爱的追求者是第一时间涌现的兴奋,人生第一封情书被截胡没能看到时紧接而至的遗憾,对Pha的行为十分不解是第三个阶段的情绪,最后爆发点是在看到眼前妹子低下头不敢说话的一刻,连同从刚才就堵在心底的不快全部化成了气愤。

 

他深呼吸了一下,跟妹子连声道了对不起,婉拒了梨花带雨的小女生后Kit稍稍提气进门找了Pha理论,Pha正刷着题的手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开口:“我可能当成我的情书随便塞进了桌柜里吧,然后不小心扔了。”

 

这态度完完全全把Kit点炸了:“你就这么敷衍?”

 

Pha把笔往桌面一扔,紧紧盯着Kit的眼睛,语气里是满满的逼迫:“你很想谈恋爱?”

 

Kit被盯得不知所措,慌乱间留下一句“神经病”就走了,至此两人进入了自认识以来的第一次修罗场。

 

04.

 

再次有交集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运动日的环节Kit和Pha在拔河比赛中分到了不同的组,Pha在红队,Kit在绿队,为了彼此的荣誉而战。

 

由于心中带有怨气,Kit的热情比以往都高,试图把对方队伍给比下去。然而这个想法到了中场休息时就崩塌了个彻底,原因是Kit悄悄往对方队伍看去,见Pha似乎渴得不得了。

 

这个傻子,不知道运动日要记得带水吗?

 

Kit左瞧瞧右看看,不见平日那献殷勤的女生过来送水,Pha一米九的大个子瘫在地上活像一条死咸鱼又碍眼得很,他实在于心不忍,手表上剩余的休息时间在倒计时,Kit咬咬牙拿出书包里藏了多日的橘子汽水,沉着脸穿过一群绿衣服走到身着敌方战服的Pha面前,把水递了过去。

 

冷战了这么多天,Pha在看到眼前人递水时眼睛晕了晕,要不是那人就连抿着嘴露出的酒窝还是那么明显,他还真不敢相信这是Kit。

 

“你到底拿不拿!”主动示弱就已经很难堪了,偏偏对方似乎还不领情,Kit跺了跺脚,语气里带上了愤慨和小小的难为情。

 

被吼了一声的Pha这才反应过来,他坐起身笑了笑,接住Kit手中那瓶想了很久的橘子汽水,连续几天来心里的阴郁一扫而光:“谢谢Kit。”

 

周围人纷纷起哄,本身Kit穿着绿队衣服在红队中就够显眼的了,况且Kit还给红队的主力队员打气,这看起来关系不简单。

 

Pha喝了口汽水终于把神魂给回归了,他站起来笑眼弯弯看着眼前对他而言小小个子的Kit被闹得脸红耳赤,捂着耳朵急匆匆跑回绿队的样子,对队友们的调侃置若罔闻。

 

他的心神全被一个念头占据着,深绿色的衣服可真衬Kit的白皙肤色。

 

两人的关系再次好了起来,双方默契地把闹得不愉快的那些小事全都压下不提,重新回归了以前的形影不离。

 

唯一不同的,是Kit没有恢复橘子汽水的供应。

 

Pha心里痒痒,他把前因后果全部琢磨了一遍,也没找出缘由,最后向Kit服了软:“Kit你,为什么...”

 

连一句话都问得这么勉强,Kit给了眼前弯下腰说话的大个子一个白眼,欲盖弥彰似的把回答说得很大声:“给你了你又不喝!”

 

那件事把Pha心中不快的记忆勾了出来,他的脸色开始变差:“我那天就想放到下午的自习课喝,没想到她就走到我桌前,说她很渴能不能给她,我也没办法。”

 

Kit深知Pha校草人设下的绅士风度,他深深叹了口气,跨开脚步向前走去,不想搭理这个人。走没几步就被Pha从后面拉住,外人面前的完美男主拉长了低低闷闷的声音:“Kit——”

 

在前头的Kit似乎犹豫了几秒,紧接着他甩开了Pha的手,背着棕色小书包急匆匆在前面走得飞快,傍晚的落日余晖把他两颊的酒窝印上了飞扬的色彩,走了离Pha有十步距离时,Kit才扯开嗓子喊了一声:“不给!”

 

结果Pha隔天就拿到了他想了很久的汽水,断了一个月的罐子收集又重新开始了起来。

 

之后两人的关系可谓是更进了一层,Pha学会了拒绝女生的好意,Kit也习惯了Pha与他的身高差,两人对望的眼神逐日黏腻,用旁人的话来概括,就是小情侣的日常。

 

关于这个“谣言”,两位当事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偶尔Kit被同班人闹得有点过时会红着耳朵板着脸走回自己的座位,不去搭理Pha,而Pha只是笑笑坐在后排,轻轻跟起哄人声“散了吧”,通常起哄的气氛会更加热烈,这时Pha不得不拿出一本作业,用上全班第一名的威严——三十秒后,聚在这里还有几个人,我就向老师申请多几道作业。

 

05.

 

“Kit,大学我想考医学院。”

 

“哦。”

 

“你跟我一起去。”

 

“凭什么?”

 

“反正你跟我一起去。”

 

“我不,我考不上。”

 

“我亲自辅导。”

 

“...”

 

“一起。”

 

“好吧。”

 

06.

 

心动啊,就像酷暑时的汽水,一喝喝到了心里,咕噜咕噜冒着的气泡,全都是在说,我喜欢你。

 

“Kit,我一直以为,你从送我汽水的第一天,就喜欢我了呢。”

 

 

FIN


emmmmmm,满足我最近对神奶身高差的幻想

bgm暴露年龄系列

七夕快乐呀大家~



评论(27)
热度(138)

© 可乐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