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Kit】胆小鬼

PhaKit慎入

PhaKit慎入

PhaKit慎入


00.

 

“胆小鬼,不用怕,一切有我在。”

 

01.

 

Kit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大哥总能引来那么多的祸事。

 

自上了小学看了电视剧后他就知道大哥Keang是混黑道的,家里那些行踪不定的黑衣人也有了定位,想起懂事起他还被忽悠着这些人是拍电视剧的,嘴角的苦笑就压不下去。

 

要不是自己早点醒悟过来,说不定路上被人蒙着头打了一顿,还以为是幻觉呢。Kit叹了口气,默默向墙角退了退,低着头用脚踢了踢几颗石子,皱着眉听着对面一群光着膀子的大汉骂骂咧咧地讲述着堵他的缘由,忍不住被乱飞的唾沫星子中的浓烈烟味呛得咳了几声。

 

该听的他都听多了,来来回回不就是那几句,大纲比语文课上的作文都简单,开头是自夸,固定句式是“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街上的人看到我都要喊我一声大哥,我的兄弟遍布世界各地......”,中间穿插被Keang欺负的细节,再来一句啰里啰嗦的“我今天就要让Keang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尝尝弟弟被人欺负的滋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Kit熟门熟路地看着Pha从远方跑过来分别给了几个身形高壮的大汉背上一脚,拿起了口袋里的手机播放起警铃,吓得那几个纹身佬顾不上还手转身就跑,虽然也不忘留下一句轻飘飘的玩笑话——

 

“你等着!”

 

至此终于从墙角走了出来的Kit倒有点不适应光亮了,他给蹲下身双手撑住两边膝盖还是气喘吁吁的Pha揉了揉肩,享受着比Pha高了一点点的短暂时刻。

 

Pha歇了一会顺了呼吸才站了起来,一下子把Kit停留在他肩上的手给带了上去。猝不及防的Kit第一反应是抓住了Pha的衣服,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习惯性地抬起头和Pha眼神相撞。

 

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暧昧搞得有点愣,一时间脑子里杂乱得只剩下浆糊,自然而然地把这个姿势维持了很久。

 

夕阳下的身影如同一对亲密的小情侣,耳鬓厮磨地说着轻声细语的小情话。

 

直到路边小孩骑车经过,调皮地留下自行车的车铃声,清脆的叮当声才把两人的意识唤醒过来。比Kit动作先一步的,是他忽而红透的耳朵。

 

Kit慌张地剁了剁踮得有点麻的双脚,揉揉发烫得痒痒的耳朵尖,加快了脚步离开。

 

——那小孩挤眉弄眼的神情,看起来像是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但其实,他和Pha之间,什么也没有。

 

02.

 

和Pha的初相识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彼时Kit刚从家里的温室走出来,对什么都不设防,出校门看到几个看起来凶神恶煞模样的人还以为是大哥的手下,便傻乎乎地跟了过去。

 

于是便被堵在了一个僻静地方,迎来了第一次的校园暴力。

 

Kit哪里见过这种大阵仗,见着那群壮汉狞笑的猥琐眼神,眼眶都红了三圈,他心里骂着自己拒绝了司机接驾的无脑行为,转了转眼珠观察着旁边的路哪一条能跑。

 

第一次挨揍,想想也是男子汉的勋章吧。Kit默默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咬咬牙准备好了被揍得手脚都折断,意料之中的拳头并没有落下来,而对面人不知道在用着北地口音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性子急躁的Kit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想想他喜欢的动漫在下午六点就要开播,如果被打一顿能回得去赶上动漫还好,这一群磨磨唧唧的人算什么,都没有一点大局观,怪不得会败给大哥只能找他寻仇。

 

弯着腰挡住脸做好防御姿势的Kit默默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地倒计时,数着数着有点困,刚想抬起头来打断这番长篇大论时就被耳边突然变调的尖叫声吓得清醒了过来,他猛地抬起头,恍惚之间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一双宽厚的手掌拉着跑了。

 

这时Kit反应过来是被救了,但对方不熟悉路况仿佛想把他拉进死胡同,于是Kit用了力气反倒把救人一命的英雄好汉拉往了正确的方向走,语气里带上了坚定:“跟我走正道!”

 

到甩开了那群人差不多有两条街道的距离时,Kit才停了下来,他打量了和他手牵手跑了一公里路的人一眼,发现竟然是名扬全校的Pha校草。

 

这一刻Kit知道了他和校草的区别。Pha虽然也累得很,却没有像他一样不顾形象地张着嘴大口大口喘气,而是轻轻地用手顺了顺胸腔,很快地镇定了下来。

 

被盯着的校草没有什么大反应,只冷冷地瞥了还在调整气息的Kit一眼,在风中留了句话就走了。

 

“胆小鬼,也不会反抗一下。”

 

Kit愣了一愣,火气就上来了,对着那个据说能看出帅气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03.

 

虽然中二地嘲笑了那个胆小鬼,但Pha开始有意无意盯着那个隔壁班的小矮子,每天放了学偷偷摸摸跟在他身后,直到看着他安全回到家才放心下来。

 

要说为什么,Pha也解答不出个所以然,也许是那个小矮子被困在墙角处的镇定气魄吸引住了他,满满正义感的Pha第一次见到不怕被打的人还真是有点吃惊,虽说看起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小矮子的身材和那群大汉比起来怕是要被揍得挺惨,最后他还是出手了,到那时他也才发现故作坚强的小矮子眼眶里的泪滴溜溜转着固执不肯落下,原来撕开那层伪装的皮囊,小矮子还是个胆小鬼。

 

Pha回忆起那双微微颤抖紧紧拉着自己的手,心尖漾过一丝别样的意味,从此他把护送那个胆小鬼回家当作了自己的一项放学任务。

 

跟大哥告了状后Kit过了一段安稳日子,他依旧没有让司机来接,选择自己走路回家。毕竟一路上自己溜达回家的过程可以买点吃的或者买个小玩具,万一遇上动漫中的魔法店送给自己一只精灵也说不定。

 

但最近在大哥那里学了几招防身术的他自己也发现了异常,总是觉得后边跟着一条影子,还常常是跟到家的那种。

 

脑补了几出黑暗向剧情的Kit有点毛骨悚然,却又不想处处靠着大哥,于是壮起胆子在某一个下午躲在一堵墙后抓到了这个跟踪他的人。

 

说起来这个抓人的场景也是Kit在后来非常抗拒回想起来的一个画面,他自己没把握好时间,也缺乏经验,是在悄悄伸头探情况时不小心撞上那个疾跑的身影的。Kit揉了揉被撞疼的头刚想道歉,抬头一见是那个之前给他起了外号的Pha校草,而鬼鬼祟祟跟踪他的身影已经抓不到,火气就上来了,他瞪了Pha一眼准备把新仇旧恨都算上,眼前被撞懵的人问出了一句:“你跑进来这里躲着干什么?”

 

Kit脑筋一转,智商突然上线,把前因后果联系了一遍,明白了什么,胆战心惊地把回答的话说得结结巴巴:“那,那你,你最近,最近跟着我干什么?”

 

“还不是怕你这个胆小鬼又被欺负,败坏我们学校的名誉。”

 

刚刚上线了一秒的智商被怼得立刻下了线,Kit深呼吸了几下还是对着Pha的白色球鞋狠狠踩了一脚,虽然知道是出于好心,但这个回答方式还真是惹人厌。

 

男生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两人在隔天双双忘记了不快约起了球场打球,很快把友谊建立了起来。

 

只不过Pha还是没改称呼,依旧把“胆小鬼”挂在嘴边,Kit被怼几次后也没了脾气,只能应了这个称呼。

 

彼时热血动漫流行在每个年级之间,不仅是男生之前喜欢在课间嚷上一句台词,就连女生们也会参与讨论,把晚上更新的剧情猜个透。

 

04.

 

时间在一本本加厚的书中悄悄溜走,转眼间Kit上了高中,他本来成绩不怎么样,奈何旁边的学神Pha一直催着他学习做题,硬生生在考前三个月把Kit拔上了重点中学的重点班。

 

第一次走进传说中的A班,Kit抱着书包进教室门连走路都小心翼翼,怕惊扰了学霸们的认真。

 

正当他想找个前面一点的位置坐时,最后排的Pha把他拉住了,用眼神示意着他坐在旁边。

 

Kit无奈地耸了耸肩,拒绝了眼前这个坐在凳子上还差不多和他一样高的人,走到了第四排的位置在一个女生旁边坐了下来,天知道他为了保护眼睛不近视花了多大的功夫,这要是坐到后面去还被各种人挡住视线,那可就亏大发了。

 

虽然没说什么,但Pha有点生气,他的脸黑了一天,甚至在被老师叫上黑板回答问题时只甩了三个字:“我不会。”

 

Kit在听到那句引起全班唏嘘的“我不会”时,心都跳了几跳,他清楚地知道,Pha生气了。

 

别看Kit似乎和Pha杠得挺凶,但Pha真正黑脸时,Kit就怂得缩成一个球了。按两人共同好友的说法,就是Pha像是养了一个儿子,没做错事时随Kit闹,一旦Pha动了真格,Kit只得乖乖抛弃掉平常的个性,主动去和解。

 

于是Kit按着往常的方式在下课时给Pha递上他爱喝的奶茶和爱吃的饼干,讨好地写了一封信,长篇大论地把Pha的优点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写了一遍,语句通顺情感丰满,把Pha逗得笑出声,他站起身把信收到口袋里,轻轻弹了弹Kit的额头:“这次暂且放过你了。”

 

得到宽恕的Kit活跃了起来,他扬起两颊的酒窝,开始反向控诉起来:“最后一排真的不适合我,你也不能强迫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坐啊,我看不到的。”

 

Pha的脚步顿了顿,扯着走得欢快的Kit后领把他拉退了一点点,右手无意抚过Kit后颈的皮肤,触电般的心跳感觉令Pha沉浸其中不想放开。他清清喉咙把心猿意马的思绪拉了回来,压下心下翻滚的酸涩意把憋了一早上的气淡淡说出口:“那么多个位置你不坐,偏偏坐班花旁边?”

 

空气蔓延的醋味把Kit呛得咳了几下,他强行撇下嘴角不让自己的得意心思显得那么明显,却还是在对上Pha不满的黑脸时忍耐不住低下头笑出了声。

 

眼前人肩膀抖动得剧烈,持续不停的笑声在接近断气时染上了小小的奶音,Pha意识到了什么,耳后根一红,不自然地望了望四周,在背后把Kit半推着扯走了。

 

“喂,这么多人看着,明天传到学校你这个胆小鬼又要躲起来了!”

 

05.

 

确实这件事也传到了学校去,不过大家津津乐道的却不是Kit没有形象的大笑和Pha手足无措的模样,而是——

 

“你们觉不觉得Pha和Kit像一对啊?”

 

青春期末期的少男少女早已脱离了讨论动漫的年纪,反倒对谈情说爱八卦得不得了,更何况是看似为社会禁忌的恋情,更为引人注目。

 

Kit甫一进教室就被一大群女生围在了中间,其中Pha的迷妹居多,均是苦着一张脸问着Kit和Pha在一起多久了关系已经到哪一步了还有没有分手的希望,像是要逼得Kit把和Pha交往的所有细节都抖落出来一样。

 

到这时Kit才明白早上没和Pha一起上学的坏处,他揉揉太阳穴,在心里打着稿等着和这群女生解释清楚,围绕在他周围的声音却突然消停了下来。

 

是Pha来了,他把Kit从人群中拉了回来,面无表情地开了口:“你们别瞎猜了,我和Kit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周围人的眼神里依旧带着戏谑,Pha环顾了四周,把所有人眼里的意思全读懂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补了一句:“也不会发展成那种关系。”

 

这下围观的人觉出了这场戏的无聊,且上课铃声响了起来,各个都回了座位翻着书,在老师进门之前调整好了听课的状态。

 

唯独Kit的神魂都被Pha那句话给带出了课室,他浑浑噩噩回到座位,把Pha那句话琢磨了一节课。

 

“也不会发展成那种关系。”

 

原来一直以来以为的所有心意相通,竟然只是自以为是的一厢情愿。

 

Kit把手里的橡皮擦撕成渣碎扔在了桌面上,有一些混进了指甲里,扣着肉把Kit疼得清醒了过来,他吸了吸鼻子凑过去同桌身边,把书翻了三页试图跟上老师的讲课内容,在同桌侧头问他问题的时候,用拼命眨眼睛的行为掩盖住发红的眼眶。

 

他一颗十几年都飘在空中无拘无束的心,在不久前被束缚进了名为“喜欢”的空瓶子里,慢慢膨胀等待着另一颗心的靠近,本以为终究会把这条还有一段距离的路小心翼翼地走完,在此时却迎面而来一个瓶盖,把他的心意盖得死紧,丝毫不让这份情感有泄露的机会,同时也把试探的桥梁强硬打断。

 

初次尝到情滋味的Kit被苦得连白开水都难以下咽,他不服气地还抱着一丝是Pha搪塞他人的期望故意在下课时候经过了Pha的座位好几次,那人也只是低着头写作业,再也没有心有灵犀伸手拦住他的默契场景存在。

 

见着这份躲避Kit在冷笑的同时心底也发凉,他的性格从来不软,不过也就是在面对Pha时配合这份喜欢的情感小小去屈服,到这种地步他觉得自己没必要讨好这个人。

 

至此两人之间有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沸沸扬扬的流言慢慢沉寂了下去,谁都忘记了激起的水花在两位当事人心底留下的痕迹有多深。

 

06.

 

过了一两个月,Pha牵着校花的手在校园里肆无忌惮地秀着恩爱,可谓是校园模范情侣。

 

Kit按部就班地学习,结交了新的好友在空闲时间约约篮球。

 

在时间的缝隙里还隐约能见到两个男孩子并排走回家的身影,个高那个总留着心思去逗逗个矮的那个。

 

一切也只限于回忆了。

 

偶尔Kit在对上Pha的眼神时,还能从那人的眼眸里找到曾经让自己心动的情愫。

 

——究竟谁才是胆小鬼呢。



FIN



高甜




评论(2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