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者

这大概算是一篇Cop我?

一个zqsg的追星女孩的接机后记。



17.10.05  22:30

这是我第一次入关,毫无头绪地跟着面基的团友走,还蠢蠢地做错了事,比如把八达通拿成港澳通行证。

我以为我不紧张的,可是我的行为一直在出卖我内心的慌乱,全都指向一句话——我要去见Copter了。

我真的真的要去见Copter了,那个我七月遇上八月入坑九月蹲底十月终于带上满腔热情去见的人。

说起来我常常将自己置身事外去想想我喜欢他这件事,总会觉得对他的感情虚无又狂热,渺小又大方,简单又复杂。

去见他的后续事情我都没有打点,却随着心就这样去做了,就这样什么都没准备走上了去香港的路。但又是带着一番前无所有的勇气和热爱,把本该带的一切都带了个齐全。


17.10.05  23:45

搭着香港的双层巴士晃晃悠悠地到达了机场,虽说距离他到达的时间还有八个小时左右,但单单看到这一个他即将踏足的地方,我的心里就已经开始激动了起来。

陌生的地方总需要一点点地熟悉,下了巴士后我们走进机场的大门,找到指引图确定了接机位置,在人流量相对多的接机B口找了个地方歇了下来。

途径7-11我买了在内地不容易买到的Kit Kat,甜得腻喉却甜得我精神都振奋了起来,想想在隔天八点多就能见到比Kit Kat甜的P'Cop,通宵的困意都被扫了个净。


17.10.06  01:23

应该算很深的夜了,但是群里依旧聊得起劲。

每次Cop来中国的前前后后,一群真情实感的少女总会因为他的或可爱或帅气或暖心掉掉眼泪失失眠。

这次也不例外。

她们在等着我们的直播,我们在等着一架泰国飞往中国的航班。

凌晨的香港机场灯暗了下来,却依旧热闹,一架又一架飞机的降落,带来了一群又一群的人,人潮来来往往,终究还是把等待的我们熬得渐渐发困。

香港机场接机大堂有两个口,A口和B口相隔的距离有点远,也只有到航班快落地时才会显示。我趁着自己还没有太过沉重的睡意,在A口和B口跑来跑去,把期待的心情挥霍成无限的精力发泄出来,仿佛这样才能把我的紧张的心情放松一点似的。


17.10.06  03:00

本来慢慢浮现的倦意在突然刷到bkk送机图时都淡了下去,不仅群里日常“啊啊啊”连同在香港机场的我们也同时捂住了嘴使得自己不会被视频图片中萌到不能自已而发出尖叫声——会吵到旁边睡觉的游客的。

一件小奶牛的T恤把他的干净帅气勾勒得更加有味道,又辅助了可爱的气息,显得整个人更加吸引眼球。

我盯着视频里他的一举一动,想象着不久后他即将来到我的面前,心下是难以抑制的满足。

通宵的夜晚,因为有了这几个视频和图片,显得并没有那么难熬。

我刷着渐渐冷清的群,把图存了一下,突如其来有了一个想法,便马上跑去7-11买了一个抹茶味的Kit Kat,很小心地摸了摸几下后,轻轻放进了口袋。

如果可以,我想在接机时把这个送给他,我仅能做到这样绵薄的心意,希望他能够明白,我有多感谢Kit这个角色把他带到我的视野中来。


17.10.06  04:57

到这时在我跑去看了无数次航班信息后,从bkk飞往hk的落地时间才预估了下来,比网上预告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提前了一个小时,也就意味着再过多两个多小时我就能见到他了!

我内心暗暗激动着,却被一身的疲惫拖得直接躺在长椅上休息了一会。

我想闭眼睛,但又怕直接就睡了过去,把一堆东西都暴露在了人来人往的陌生地方之中。

我睁着眼小小地放松了一下神志,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休息够了,又元气满满地跑去了7-11买了一瓶水,同时绕去到对面的A口看了看。

越临近的心情越有种安定的镇定感,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突然间之前的热情都恢复了,打败了昏昏欲睡的困意。


17.10.06  06:10

都说见爱豆之前一定要化个美美的妆,但由于我在广州出门前刚加完班又急着赶去坐往深圳的高铁,匆忙之下没有准备,所以在预备见他的时候,我只是潦草涂了个口红,脸上还带着熬了一宿的大大黑眼圈。

航班信息上准确写着A口,我们拿了灯牌扛了炮跑去了A口,再与两个小伙伴汇合。有心的小伙伴到机场二楼买了两杯星巴克,一杯给Cop,一杯给妈妈,减轻他们飞夜班的辛苦和疲劳。

离飞机落地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可能是香港人少也比较远,接机的人寥寥无几。

我时时刻刻盯着航班信息,生怕接机口突然从A改为B,又怕突然延迟或提前。

其他航班出来的人看着我们举着的灯牌和海报,或用粤语或用英文感慨了一句“是不是有明星啊?”有些还拍了视频,我跳了一下抢了镜头,比了个剪刀手,当作是愉悦心情的舒缓方式。

陆陆续续其他家的粉丝也过来了,接机栏开始热闹了起来。


17.10.06  07:15

飞机已经落地了,虽说从入关拿行李到出来还至少需要差不多三四十分钟,不过我也开始了直播。

怎么说呢,飞机落地了本身对我来说很值得激动了,因为我和他,终于在了一个地方。他离我不远,可以说是第一次和他这么近距离。

观看直播的人数一点点上升,我们在等待的同时来来回回排练了好几次,要跟他说什么话,他出来时要喊“Copter”“P'Cop”还是“P'der”,要一直追出去还是只看他走过就好。

等待的时候尬英文尬了很久,可能是声音里透露的是满满的激动,所以弹幕里大家都在叫我冷静,不要把手机甩出去。

但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我已经足够冷静了,在我无数次幻想见到他的场景中,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够腿不抖手不颤地站在接机口安静地等着他。

他就快要出来了,就快要穿着那件奶牛衣服从我面前走过了。


17.10.06  接机时间段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到现在我回想起依旧有热泪盈眶的冲动。

你们想呀,那个连我梦中都没来过几次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带着我的所有憧憬所有期待,笑着从以往的屏幕里走进了我的眼中。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知道他来了,喊着他的名字拿起手机追了出去。因为人相对不多,所以我一下子就站离了他好近。

旁边的大佬把电话卡和星巴克递了过去,他乖乖接了,和妈妈一起笑了笑。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跟在他旁边,陪着他慢慢地走。

周围人跑过去喊着他的名字和他打招呼,甚至跑上去要了签名。我任由着人群把他围住,甚至把我挤出了绝佳的位置,却依然不敢上前。

他太美好了,我唯一能找出的形容词就是美好了。

是比想象中更白皙的肤色,比想象中更好看的眼睛,比想象中更甜蜜的酒窝,比想象中更美好的他。

他站在人群中慢慢签名,可爱行礼的模样就像个小王子,机场的灯光和初升的日光给他加了个柔暖的滤镜,看起来格外温和帅气。

这一切都把我靠近的想法全部打了下去,仿佛我做什么都会惊扰到他一样。

和他的第一张合影,我站在他身后,面对着我的朋友,只敢和他的后脑勺悄悄合了个影。

我朋友叫我喊他一声,让他转过来,但是我真的怂得不得了,我不敢。

踮起脚尖,我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直击进我的耳朵里。

那个隔着屏幕听都觉得心颤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又奶又软,苏得我整个人都快站不稳。

我记得我对着直播间说了一句“你们能想象听到他声音的感觉吗?”,还没说完自己都哽咽了。

他就站在我的面前,这一事实的认识就足够使我这个真情实感的少女鼻子发酸了。

我吸了吸鼻子把眼眶的泪珠咽了下去,继续踮脚看他的一举一动。

过了不久,他们的大拍照已经拍完,而妈妈为了感谢我们准备电话卡,带着Cop和我们几个人合了张照。

到现在我回想不起来拍照时候我想的究竟是什么了,仅留的印象是我站得离他最近,差不多要碰上他,我稍稍向右边跨了一步,站得离他远了一点点,避免和他相碰。

他本来用手指比的心,而我脑子一抽拿出我的万年剪刀手,拍了几张照后,他也比了剪刀手。

拍完合照他行了一个礼,用中文软软地说“谢谢”,神志不清的我用贫乏的泰语知识用泰语跟他说“谢谢”,再接了一句“We love u呐!”。

其他两人已经走远,Cop开始小跑着过去和他们汇合,我也跟着跑了过去。

一路上我就走在他旁边,在空白的脑子里搜索了好久,憋出一句“P'Cop,see u in Wuhan.”他懵了一下,和我们学了“武汉”的发音,旁边大佬跟他解释武汉是湖北的省会,而后我再补了一句,“and Shenzhen.”。

见了他这一次,余下我能去的国内场我都会尽力去见他。

如果说见他的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如同做了一场虚幻的梦,那我即使用尽全力也要让这场梦做得更久一点,沉迷于其中就算无法脱离这种患得患失。

汇合后他和一群人走进了电梯,我就没有跟了,只看着他走进电梯,然后喊了一声“拜拜”。

是再见,再次期待相见,再也离不开时时刻刻想见。

很高兴认识你,Copter。

很高兴见到你,Copter。


17.10.06  09:30

落差感太大了。

亲眼看着他走近又离开的落差感实在是特别强烈。

团里的人问我还跟活动吗,我说不了。我当初用“来香港旅游”的借口拉了三次元的朋友一起来香港,又通宵接机使得她只能在机场长椅上休息,始终过意不去。

况且我怕,我怕我再跟活动,撑不到武汉场去见他了。

对他的迷恋似乎每天每天都在增长,见了一面后更甚,如果见得久了一点,要拿什么意志力去把接下来二十天的思念情绪堵住以至于不影响我的三次元生活。

我和团里的朋友说了再见,和我的朋友上了去旺角的巴士。

我走上了巴士的第二层,坐到了第一排,看着外面变换的风景,打开音乐软件听了一首《追光者》,突然间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光是看着他的背影就已经可以满足了,见他的时候所有的热情所有的疯狂全部都转变为靠近的小心翼翼。

而我突然想起来,口袋里的Kit Kat忘了送出去。

似乎回忆又把我拽回了刚才的接机,好几次我都碰到了他,但我很怂地退了几步。有那么几次离得特别特别近,弹幕里有人喊着“抱住他”,见他之前我也想过,见他之后连想都不敢想。

哭着哭着由于太累直接在巴士上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到旺角。

旺角的天气很好,人也热闹,我抱着灯牌和海报,站在街头失了一切思考的能力。

大梦一场空,醒来独惘然。

希望他香港之行玩得开心,我只能陪这段短短的机场路。


17.10.06 22:30

终究回到了广州。

走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几个同学,他们见了我在朋友圈的合照,纷纷问我是不是很开心。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太多话,只说了一句“嗯嗯,成功了。”

我怕我话再多几句,眼泪又会掉下来。

买宵夜时阿姨抬了几眼看我和一个同学唠嗑,是接近哽咽的声音,大概是怕我直接哭出来。

在深圳过关的时候我买了一袋Kit Kat,一直抱在了怀里。

除了吃Kit Kat外,我想不出其他能缓解我对他思念的途径了。

P'Cop,我爱你呐。

Always be with u.💙



评论(3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