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乍见之欢

傻白甜无脑谈恋爱文

没有逻辑没有文笔OOC严重私设很多慎入

大明星Ming×小粉丝Kit

01  02  03


04.
 
闹出了个大乌龙后,在Kit每每想起这场景还羞愧得发自心底大喊一声的暑假剩余时间里,活动是不想再去追了,甚至连中学聚会约在曼谷都觉得没脸去。
 
把事情憋久了心态放不平,Kit思来想去还是找了Beam把事情都说了出来,两人坐在中学时期常常是三人写作业据点的咖啡馆,心安理得地对抛弃Pha这件事达成共识。
 
“你说我现在又放不下我的站子,毕竟要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啊,可是我真的不敢去。”
 
“啧,Kitty啊,你怎么还上纲上线了呢?你以为就那点事他大明星还放心上惦记着像你一样每天拿出来回味一次啊?人家操心的事多着呢,不差你这件事,说不定回头就忘了。”Beam戳戳盘子里的牛油蛋糕,鄙夷地对传说中困扰了自家老铁三四天的事情斜眼做出了客观的评价。
 
被怼了一嘴玻璃渣子的Kit想想似乎是这个理,心里对这件事的在意度降下来但又被话里的“回头就忘了”堵了个彻底,他出神把咖啡上裱的奶油花搅得一塌糊涂,皱眉不言的样子引起了Beam的连连叹气。
 
结账后Beam稍稍斟酌了一下,郑重地拍了拍Kit的背,像是在交代什么重大事情一样缓缓说道:“Kitty,你单独找我出来的次数单手都可以数过来,上一次是一年半前了,那时你在和前女友闹分手。”而后他赶紧躲了个身,果不其然迎来Kit的一拳:“切,你干嘛老误导我走弯路啊?”
 
对于Beam满嘴跑的火车Kit当然不会去在意,不过这个老铁关键时候还是挺有用处,比如帮他疏通了心结,秉着“不去想就不存在”的心Kit也没什么顾忌了,依旧还是当个好前线。
 
不过这几次犯蠢还是有给他带来好处的,Ming寻找他的镜头频率极具升高,以前一场活动只能捕捉到区区几张正脸,现在隔个三五秒就给镜头投来一个微笑,一个wink,一个手势等等数不胜数的小动作。Kit看着新增的Tiwtter关注人数,顿感压力倍增,暑假过后他可就大二了,专业课开始下马威,没了那些水课可以逃,想必要慢慢淡圈了。想起那些私信来小心翼翼问他一张图卖多少钱要买来做印章扇子小卡的妹子们最后被他一句不用钱赦免得开心给他回寄了一两份礼品的温暖,Kit不舍的心情喷越而出,一个环境待久了是有感情的,虽然这个圈子看似只靠Ming这个人来联系情感,但能怀有相同心情一起不生间隙追寻着一个目标的时光,在一生中能有多少呢?
 
长吁短叹的Kit还在伤春悲秋,突然推特的新消息提醒打断了他逆流成河的伤感,还没切换到生活号的他意识到是Ming更推了。
 
“一年了,加油哦!#StarMing一周年生日快乐#”,配的图是Kit开站时发的第一张Ming的前线图。
 
完全没有纪念日意识的Kit翻着tag里为站子祝福的推文,措手不及地被后宫们推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红人,对自己竟然占领了爱豆一条原创推文十分难以置信。这种运气已经不是全泰国转发的关于见爱豆的锦鲤能够给的了,大概连考试的锦鲤都来加了把劲。
 
“哦咦!这叫我怎么安心淡圈沉住气去学习呐!”Kit无力地向后仰去,躺在床上像条咸鱼似的不断翻身,不受控制地想起Ming的一切,循环最多次是那三次算私下见面只有两人独处的场面。他总觉得,那时候的Ming和以往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不太一致,脱离了刻板的脸谱化,添了几分生活的烟火气,更为形象也更加地,有魅力。
 
坚决守住直男最后尊严的Kit把脸埋在枕头里,骂了一声脏话,严肃地警告自己住脑,并碎碎念“事业饭”用传销式手法把思想从头到尾洗了一遍。
 
不长的暑假在Kit偶尔追追活动,经常摸摸鱼的时间里度过,任由Kit有多不想升上大二,他还是迎来了医学生的高压课业。还没调整好生物钟的他在开学第一天第一课和Beam一起打着连续不停哈欠,含着生理性泪水向兴趣盎然翻着新课本全身细胞都在用力说着一句“我只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的Pha投去了羡慕的眼光。
 
不过老天最近对Kit是掉馅饼的恩惠,还没等Kit对用两个星期看完两个学期的笼罩圣洁学霸光环的Pha爸爸发射动感光波,他就发现了一件对Pha的学习杀伤力极大的利器。
 
缘于他那天下宿舍楼突然的撞见,对冒失新生莽撞的气恼全部化为那个学弟抬头的惊喜——是Pha从中学开始暗恋了很久不敢去告白的学弟Wayo,说来Kit也觉得好笑,被视为天之骄子的Pha,竟然怂得不敢承认喜欢这个学弟,活生生错过了一段互相暗恋的好情缘。
 
“Beam!重大消息!”
 
从那天起,Pha果真如Kit所愿,没有再总是捧着书本啃知识,而大多数时间打着校之月的名义去指导各院院之月,趁机见一见Wayo学弟。Kit和Beam两个八卦魂熊熊燃烧的老铁自然而然跟着去帮撩,试图早点脱离Pha对他们控制欲满点的魔爪。
 
这种生活持续了几天,直到Pha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惹恼了Yo,在还没成双的小情侣间,双方认识的人成了最可靠的情报员,于是Kit接了Pha的请求,到Yo的宿舍给小学弟送冻奶。Kit接了电话嚷嚷着恋爱中的人真麻烦,无可奈何走到楼下买了粉粉嫩嫩的饮料,给闹别扭的“老大夫人”送去。

Yo的宿舍在三楼,Kit在心里排练了很多次该怎么替Pha道歉,不一会儿就到了Yo的宿舍门前,他清了清喉咙轻轻敲门,在感受到有人靠近门边的时候正打算说出一句道歉却被里面传来的熟悉声音堵回喉咙深处。
 
“你好,Yo现在出门,不在宿舍,如果想找他就等今晚吧。”
 
Kit强压住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试探性问出口:“你是Ming?”他这句话问着没底气,虽然行程表上Ming这两个星期没有安排,但也不可能出现在他们学校的单人宿舍吧?
 
谁料门一下被拧开,倚在门边的Kit毫无准备被踉跄了几步,在差点撞进Ming的胸口前时恰好停了下来,他盯着穿着背心短裤看似刚起床的Ming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嗷?”Ming带着还没清醒过来的低沉鼻音,抓抓头发解释道:“Yo是我的发小,我来他这里玩两天。”
 
“那Wayo去了哪里?”
 
“不知道啊,我一来只想找个地方补觉,他把我丢他房间里就出门了。”Ming小幅度打了个哈欠,看起来极度困倦。
 
Kit想起Ming早上六点才结束的工作,同情地点点头,他边把粉红冻奶递了过去边劝道:“那大明星再去做个好梦吧,这杯冻奶——”
 
“作为我的粉丝你也太不敬业了吧,我最讨厌冻奶这种甜甜腻腻的饮料了。但既然是你专门送过来的,那我就勉为其难喝了吧。”
 
“不是啊喂!你别喝!”Kit赶忙踮脚拿下Ming即将送往嘴边的饮料,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是给Wayo的!等他回来你记得给他,说是P’Phana给的,给他道歉。”
 
被抢走冻奶的Ming委屈地嘟着嘴,配合着双眼的红血丝把可怜兮兮的样子演得传神:“呃呃呃,好啦。”
 
Kit看着那副表情,刚想心软说不然再下楼买杯回来,Pha的夺命电话又来了:“嘿,Kit,冻奶不用送了,我已经和Yo说清楚了。”
 
暗示自己不能和学霸起口角不然期末挂科了承担不起的Kit深呼吸了三次,才忍住把Pha暴打一顿的冲动平静着一张脸挂了电话,他转过身对还在扮演三岁小孩没出戏的爱豆脸疼疼地笑了笑:“这杯冻奶你喝了吧。”
 
在学弟宿舍还能偶遇爱豆实在是稀奇,Kit被自己的运气感天动地了一把,觉得自己应该出个锦鲤王合集给大家蹭蹭了。


TBC

今天比较短,因为半拖着六周岁的弟弟上三楼手快断了,打字手都在抖...


05  06  07  08  09


评论(26)
热度(175)